情感故事

做事情不喜欢旁边有人,美国性爱迅雷网址

作者:admin 2020-03-27 12:07:35 我要评论

    顾青青道:“我那个时候好像还在上小学,所以并不知道高元小姐和安炀同居了。”

    “高元她以前对我爸妈都是很客气的,她会去英国留学也是为了我和我妹妹考虑,考虑到我老妈的神经绷得太紧……”

    听李正的说法,顾青青感觉高元小姐就好像是被他们家人赶出去似的。

    “我和妹妹李莎从小就很亲近高元,常年像小尾巴似的跟在她的身后,所以当她决定去英国留学的时候,我们还哭着求她不要出国。”

    但是,顾青青记得高元好像说过,他大学毕业后就打算独立了,即使从国外留学回来也没有回京城的李原的家。

    高元小姐之前说她拒绝过李原先生分给她经营的公司一部分,但是她拒绝了,其中也包括了李原先生的夫人,说她是个不知好歹的人。

    “不过,高元从未说过一句我妈的坏话,知道我妈妈在背后批评她,她也不生气,知道我妈抱怨老爸去旅行带她,就特意挑我妈想去的地方邀她一起去旅行,但是我妈老是喜欢说高元的坏话……”

    顾青青道:“你爸爸李原先生对高元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她以前跟我说过,她很尊敬李原先生,所以对你们的家人都很好。”

    “……我知道,所以我有时候希望的老爸干脆跟我妈离婚,然后把高元接回来住算了,我知道高元不回家,是因为我老妈老是发牢骚,高元不想让我老妈生气才不回去的。”

    啊……?

    顾青青在听到李正想要父母离婚而让高元回去的话,震惊了。

    李正难道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吗?那可是生养他的人啊!顾青青对此很惊讶。

    看顾青青一脸震惊的样子,李正恶作剧似地把头伸到餐桌中间。

    “你一定以为我讨厌我妈吧?”

    “……嗯。”

    他看穿了顾青青的表情。

    顾青青也知道自己好像不太善于掩饰感情。

    “我老妈她啊一天到晚都在我耳边叨念常出国洽公的老爸坏话,你说我能不讨厌吗?不过,家庭主妇大概都差不多吧!你家呢?”

    “我家……我妈妈也常常跟我抱怨我爸在同一家公司待不到两年叫人不能安心,但是蛮喜欢我爸的外公就笑着说,谁叫他还没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天职。”

    “你父母真肯让你休学啊?他们没有反对吗?”

    “当然有。不过,我是去年我妈死了之后才想休学的。而且,我的生父早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就死了……”

    李正先生第一次在顾青青面前表情严肃起来。

    李原先生好像没跟他说这么多。

    “……我妈虽然常发我爸的牢骚,而且在他死了才两年就再婚让我有种被背叛的感觉,不过我毕竟受了她很多照顾,所以她死的时候我很伤心。”

    “因为她对你来说是个好母亲吧!”

    “你的母亲就不是个好母亲吗?”

    虽然问题有点尖锐,不过顾青青想李正如果不愿意就算了吧。

    “……如果她不是主妇,没有被局限在家庭这么小的环境里,见识或许就不会那么狭窄了。比起我妈,我比较重视高元,亲近高元。”

    他的双胞胎妹妹李莎好像也是这样。

    “我跟李莎都希望高元能继承老爸的事业。”

    “但是,高元小姐他……”

    顾青青想说他好像对贸易没有兴趣,但是在说出口之前不禁想到高元是真的没有兴趣吗?

    对于李原先生送来的目录,高元小姐总是仔细的欣赏。

    尤其是介绍收藏品的册子或是古董级的美术品,她更是细细玩味。

    即使现在,她知道李原先生常到国外做生意,所以要是客人常跑那里,她都会巧妙地问一些关于国外市场的情况。

    不用说,她当然会向聊天似地向李原先生报告。

    每个客人都以为高元小姐只是一个聪明又喜欢多听多学的经理,更夸张的是,有的客人在酒过三巡之后,还会自己说出公司内部的机密呢!

    “我怕要是我当面向高元提出这个要求,她以后都不会再见我,但是我真的很希望她能继承,所以也要请你帮忙。”

    “帮忙……”

    顾青青要是帮他不就等于叫高元放弃饭店经理人的工作吗?

    这她可不要。

    “我觉得还是尊重本人的意愿比较好吧?”

    “……你没搞清楚我在说什么吗?他是对我们客气啊!”

    李正烦躁的把头发整个摆到脑后去。

    “高元那种人是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知道她想要什么的人。”

    看着他叹息的模样,顾青青觉得他好像很累。

    李正一副没有要离开饭店的样子,顾青青也只好跟着住下来。

    江瑞先生都没有再联络。

    从他说有什么事会主动跟她联络,叫她别再打电话过去看来,事情好像蛮严重的。

    安风……他是怎么知道这家饭店的事?

    顾青青心想,他来看过吗?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远远看着她吗?

    安风是那种一生气起来,会毫不在乎用一元硬币刮伤人家车子的人,所以还是有点不安。

    顾青青记得跟他一起去打电玩的时候,还看过他要是看到不爽的家伙虽然不会在店里动手,但是一定会拖到厕所去海扁一顿,不然就是在外面故意把对方绊倒在马路上。

    幸好那时路上没车,不然那个人绝对会受伤。

    安风的行事总是太过火了。

    与其谢罪不如不做要谢罪的事……是安风的主张。

    顾青青想他应该不会对饭店不利,但是万一发生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一想到安风,顾青青就会无意识的把手放在唇前舔着手指。

    吻……她的嘴唇已经忘记别人的嘴唇是什么滋味的了。

    不小心整个人摔到地上。

    “呜哇……好!好痛!”

    可能是听到顾青青大声的惨叫吧?李正轻轻把门推开了一条缝。

    “你已经睡啦?”

    “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李正先生把车钥匙拿在手上把玩着。

    “要不要去跳舞?”

    “现在?”

    “你没有去过夜店这一类的地方吗?不想去就不用勉强了……”

    “这里我的确不大熟,但是在京城的时候我就去过。”

    顾青青记得安风上次带她去的应该是俱乐部吧?

    李正先生一副极度意外的表情看着顾青青。

    “你该不会是那种下班后,就玩得很凶的人吧?”

    “不,是在来这里上班之前的事。”

    “不会吧?没想到比我还会玩。”

    “也好,既然你有经验那就一起玩吧!”

    顾青青觉得现在不是玩的时候,何况江瑞先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电话来。

    “你自己去吧,我留下来好了。”

    “……我在这里又没有认识的人,而且一个人去多无聊。”

    “不会吧……?”

    顾青青难以置信的反问,李正先生满脸严肃的点点头。

    李正看顾青青沉默不语就得意地笑了。

    好像已经好几年没有去俱乐部了。

    他们把车停在店附近走路过去。

    一堆没有穿制服却掩不住学生气质的家伙,不是蹲靠在商场的墙上,就是直接坐在柏油路上。

    一年前,顾青青在等卡拉OK的包厢时也是这个样子吧?

    跟大家一起抱怨作业没写啦、哪个老师令人火大等等没营养的话题,然后隔天就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的到学校去上课……

    顾青青虽然没有重回往日时光的打算,不过还是觉得很怀念。

    舒服得令人想挽起袖子漫步的夜道。

    清凉的晚风传送着从步道旁花坛里流泻的花香,偶尔置身于霓虹灯海中感觉也不错。

    “好久没有走在夜晚的步道上,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

    “哦?难得的休假竟然不去夜游?你的同学呢?”

    “……都已经没有来往了。”

    “也就是说你一直都跟高元混在一起啰?那可不太好哦,容易老。要多跟与自己年纪相近的人来往才对。不过,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尽量陪你玩。”

    把头发放下来,用头巾包住半个头的李正伸手摸摸顾青青挂在脖子上的饰品。

    ”这个羽毛链饰挺好看的嘛,在哪里买的?”

    “这是人家送的,应该是在京城的路边买的吧?”

    因为是安风给她的,所以顾青青猜想应该是在那附近买的。

    在到这里来的途中,李正叫顾青青说话不要再这样客客气气的。

    还说要生气也是高元生气,叫她就别气了。

    顾青青虽然还是有点疑问,但是想想他也不是全然没有反省。而且,老实说该生气的人的确是高元,哪里轮得到她这个员工。

    “如果你跟高元商量过后还是决定要来我们饭店上班的话,可能就不能来这种俱乐部了。因为既没有定休日,晚上也不能放着客人不管出来夜游。”顾青青告诉他。

    “那你跟高元都不太出门啰?”

    偶尔在没有客人上门的日子,高元会邀她到日光饭店的游泳池或健身房去。吃饭多半跟高元小姐一起,不过他们也不是光玩,她还会帮她复习英文。

    还有,现在与其跟朋友玩不如多学一点东西的心态,顾青青也都告诉他了。

    俱乐部的大厅挤满了人,连桌子跟墙边也是人声鼎沸,所以他们买了饮料后就转往撞球房。

    虽然里面充满了节奏强劲的音乐,即使就在旁边,不靠近一点的话,还是听不到对方说话的声音。

    一个拿着撞球杆的男人,和他旁边叼着香烟的男人,占据了顾青青的视线。

    看到顾青青立刻掩住脸低下头的李正惊讶地问她:“你怎么了?”

    “你先暂时……别说话!”

    “你不会在哭吧?”

    把腰部靠在墙壁上,弯腰掩着脸的顾青青被李正拥进怀里。

    啊……怎么办?要是被安风看到的话……他不会到这边来吧?他应该没有发现她吧?

    但是为什么?在京城分手又在南城这边见面时也令她吃惊,为什么他们如此容易相遇?是命运的牵引吗?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好了。

    得赶快打电话给江瑞先生。太好了,安风没事,他还活着……

    顾青青低着头把李正的手推开偷偷看了一眼前方,安风正把球杆还给柜台,好像跟认识的人打招呼说要回去了。

    看着安风跟她不认识的人交谈让顾青青有点心痛。

    他还是那么瘦而且穿的少。

    他的身边没有女人,但是那个跟他在一起的男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搂着他的肩膀。

    “我到走廊去一下,有个电话忘了打。”

    “我陪你去。”

    李正搂着顾青青的肩走出去。这个俱乐部在地下室,不到接近入口处的地方顾青青的手机打不出去。

    看到顾青青一直在重拨,李正把他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用我的好了,在地下室也拨得出去。号码几号?”

    “谢谢!”

    但是,正当电话发出铃声的时候,有人走近顾青青的背后。

    顾青青因为隐身在李正背后所以看不清楚,但是当顾青青听到那个走过他们身边的人开口说话时手机差点从她手上掉下来。

    “你打电话给谁?”

    李正被安风一挥就打翻到地下去。

    他夹着香烟把烟喷到顾青青脸上。

    “好就不见了,青青。”

    即使看顾青青咳嗽也毫不在意。

    “这个人借我一下。”

    安风凝视着顾青青,冰冷地对坐在地上的李正说。

    顾青青也一直凝望着安风。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他的脸,与其说恐怖还不如说是感动。

    “青青……你认识他吗?”

    “以前……”

    他从咽喉深处轻笑了一声把顾青青压在墙壁上,叼着香烟把脸慢慢靠近她。李正焦急地大叫“你要干什么?”

    “……吵死了。把他赶到一边去。”

    安风才嘟囔了一句,李正立刻就被拖进撞球房里。

    被那个一直搂着安风肩膀的男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虽然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气息,但是没有再做什么。

    香烟掉落在地上。意识着他的唇对着自己,顾青青难以按捺得闭上眼睛。

    但是安风没有碰顾青青。根本无意吻她的冰冷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打电话给江瑞吗?”

    李正的手机已经被他本人捡起来了,不过顾青青想电话大概早就断了吧?

    “……他很担心你,还打电话给我……好痛!”

    “我不是问你这个,你只要说有没有就好。”

    安风的手指透过衣服揪住顾青青,顾青青咬紧牙关强忍痛楚。

    “有……不过大概已经挂断了。”

    “那你还没说啰?”

    “是……你放开我!”

    “你别再跟江瑞联络,你既然打算和我撇清就要贯彻到底。”

    “对不起。但是,我对你……”

    “你不是已经在我和工作之间选择了工作吗?你以为我会等你?”

    知道安风已经把顾青青看穿的那一瞬间,顾青青压抑已久的感情全部涌了上来。

    是她不好,连一通电话也不大就想要他等她一年……是她不好。

    顾青青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自己是真的喜欢安风。

    “哭有什么用?算了,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

    “二万……”

    “拿出来。”

    顾青青乖乖地把钱包拿出来,这还是安风第一次跟她拿钱。

    他只抽出两张大钞后就把钱包丢在地上。

    把钱塞在自己口袋里的安风眼神一变,温柔无比地看着顾青青。

    他的食指轻抚顾青青被泪水沾湿的眼睛和面颊。

    “你这么喜欢我吗?嗯,你还是长的这么可爱。”

    “我……我……”

    才说了一个字,顾青青的眼泪又像泉水般涌出。

    安风的脸慢慢靠近,把唇贴在顾青青的额头上低语。

    “给你一个最后地吻,算是二万块的代价。”

    一个满是烟味的吻……

    当顾青青的头稍微移动的时候,安风的嘴唇似乎要离开。

    “……不要……”

    他只吻她一下,顾青青整个酸软无力。

    他怎么……怎么会有这种几乎让人失去神智的吻?

    顾青青把整个身体倚在安风身上。

    “如何?价值二万的吻。”

    这个数字有足够的力量把顾青青从昏眩中拉回现实。

  

;  “这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没有等到顾青青回答,安风就离开了顾青青身边。不知何时,那个叫做韩也的男人和李正站在门边看着他们。

    安风就这样同那个男人一起离开了俱乐部。

    “……没想到你会认识像那样的人,他是坏人吧?”

    李正在安风走了之后,紧跟着随之冲出俱乐部的顾青青后面。

    顾青青找到公共电话亭后立刻钻了进去。

    江瑞先生在家。他听到顾青青见过安风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但是,在听到和安风在一起那个男人的名字时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个叫韩也的是什么人啊?看起来跟安风很亲密。”

    在顾青青追问之下好不容易才听见江瑞先生叹息的声音。

    “……他是跟我们对立的另一所学校的敌人,他曾千方百计想刺杀安风,却因为别的伤害事件而进了少管所。”

    “他们看起来很要好,完全看不出来你说的那样……”

    “反正同一个道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也应该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安风居然被那种人搂着肩膀……他到底是怎么了?

    “江瑞先生,你跟安风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我们还是跟从前一样。”

    但是……那个曾经的安风是那么的温柔可靠,还会煮饭给她吃,在她发烧的时候也在身边照顾她,虽然精通打架但决非黑道中人。

    青青……江瑞先生又像叹息似的叫了顾青青一声。

    “你所看到的安风都是他最好的一面。他会到意大利餐厅打工和到赌场当老千,都是为了想在你面前充面子,他不想让你看到他穷酸的一面。”

    “……穷酸……安风怎么会……”

    “就是因为你这么相信他,他才会在你面前当好人啊!真正的他只要有人肯出钱,说不定连人都敢杀。他也曾笑着割下别人的耳朵,还好因为那时他的手指先被折断,算是正当防卫才没有遭到牢狱之灾……”

    割下……耳朵!

    顾青青握着话筒的手开始发抖,整个人几乎要蹲坐在电话亭里。

    要不是站在亭外的李正进来扶着她,并帮她拿着话筒,她根本站不住。

    不过呢,顾青青跟江瑞先生说的话就这样全被李正听到了。

    “我只要安风活着就好,就算会死也是他的人生。但是你不一样,我劝你还是别去挂念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安风既然说可以‘各不相干’,就是各不相干,不管他从前多么疼你,只要他这么说那就一定是结束了。”

    江瑞先生对顾青青说了声抱歉后挂断电话,而顾青青却一直握着话筒呆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结束了跟江瑞先生的通话后,顾青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饭店的。

    李正把玄关的门打开让顾青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在他帮顾青青脱了鞋,叫了顾青青一声后,顾青青才如梦初醒。

    “……去睡吧!把你所剩的假期都睡掉,然后把他忘了。”

    自己也换上拖鞋的李正抓住顾青青我的肩膀。

    “……我跟……他睡过,怎么,怎么可能忘记?”

    “当然可以。”

    “忘了他吧!就当作他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顾青青愤怒地把眼前的身体推开。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既然不能见面跟死了有什么分别!这就叫各不相干啊!”

    “我不可能忘得了他!”

    “他不是亲口说对你已经厌烦了吗?还给了你最后的吻,你还不死心……”

    顾青青没听到最后就大叫一声“少罗嗦”往李正腿上一踢。

    顾青青连对同学都没这么粗暴过。

    李正跌坐在地上,头还撞到图书室的门。

    不过,他立刻就站起来。把顾青青从椅子上拉起来后劈头给了顾青青两巴掌。

    顾青青也同样用两巴掌回敬了他。

    到最后他们互相抓住对方的手几乎要扭打起来。

    “你知道什么?我只喜欢安风!”

    “不管再怎么喜欢、怎么爱,已经过去就是过去了!”

    “已经被对方舍弃还要追上的话,就要有留在他身边的觉悟。我问你,你能回到那个人身边吗?”

    这句话刺到顾青青的痛处。

    安风也说过。

    在她和工作之间她已经选择了工作。

    “青青,你们的世界相差太多了……”

    “……呜、呜……”

    自己真是个傻瓜。顾青青无法原谅自己,觉得自己真是面目可憎。

    然而,不管顾青青再怎么后悔都已经再也见不到安风了。

    隔天,顾青青醒是醒了,但是一点也不想起床。

    顾青青连什么时候进房、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记得。

    不过过了几秒钟,顾青青在房间地板上发现了高元房间里搬来的枕头、棉被和正睡得香甜的李正。

    他是担心她才睡在这里的吗……?

    看着他的睡脸让顾青青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正好他也醒来了。

    “……早安。”

    “嗯……现在几点了?我肚子好饿啊啊啊啊啊。”

    顾青青拿起手表一看,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顾青青好久没有睡这么久。

    “我在水里放了些安眠药。药是高元的,应给没问题。”

    “安眠药?高元小姐也会吃药……”

    “可能偶尔吃吃吧,不过,她从学生时代起就有吃安眠药的习惯了。”

    “洗完澡,那么后我们去吃饭吧!我载你去。”

    顾青青知道他想安慰她,所以也乖乖的点头。

    昨天的自己实在太激动了,今天多少平静了点。

    解决了稍嫌早的晚餐后,他们到公园路上散步。

    李正把车子停在路边,提议慢慢散步过去。

    顾青青想他是故意拖延回饭店的时间吧!

    李正大概认为回到饭店后她又会开始沮丧。

    一路上他们没什么交谈,只是在一些观光景点闲逛而已。

    到了夏天,周围繁茂的树叶虽然会遮住视线,但是顾青青记得在中学时,常常坐在这里的石阶上跟带狗散步的人聊天,有时还可以听到钢琴跟女学生们谈笑的声音……

    “……一年里你最喜欢哪个季节?”

    比顾青青多下了七阶台阶的李正回过头来看着她。

    他没有再往前走而直接坐在石阶上,“我喜欢冬天,你呢?”

    “没有特别喜欢的,不过我比较喜欢阳光的感觉。”

    李正为什么会喜欢冬天呢?

    “……我的动机不太纯正,因为我喜欢的人喜欢冬天,所以我也就跟着喜欢。而且,冬天里有很多我跟她的愉快回忆。”

    “你有喜欢的人?”

    这还是顾青青第一次听他谈起这种话题,不禁笑了。

    “昨天那个人该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

    “……不是,之前我也喜欢过别人。不过没有正式交往,只是跟朋友说说的程度而已。”

    “安风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唉……”

    李正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去谈恋爱。因为我是那种在努力工作的时候就无法顾及恋人的那型人。以前的我总认为这种人最无聊,但是现在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后,想法就完全改观了。”

    “你是说饭店的工作吗?”

    顾青青点点头,想现在应该可以跟他多谈一点。

    顾青青告诉他自己高中辍学后就谎报年龄到酒吧去上班的事,安炀来找她的事,以及她和安炀住在高元小姐以前任职的饭店时,在半夜遇到的突发事件。成为为了保护她而受伤的安炀的助手而进入四季大饭店后,看到客人的态度、没有常识的行为……还有她不能反驳的事。

    ……但是,当客人接受了他们的做法后那种成功的感觉。那种从工作中得到快感的她……可能有点被虐狂吧!

    李正一直默默地倾听顾青青的独白。

    “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很认真的家伙?你从以前就是这样吗?”

    “……以前曾跟同学聊过这类话题,他们听是听了,但是最后总是终结在反正我们还在读书又能怎么样。所以,我不太跟别人提及这些事。”

    “你知道吗?”李正偷笑着说:“你哥哥也是受高元的影响才对饭店经理人有兴趣的。”

    “真的?”

    没想到他对高元小姐的偏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顾青青不禁笑了,李正也说他们是前世的孽缘。

    <!-- csy:23230673:333:2019-05-19 12:18:55 -->
相关文章
  • 做事情不喜欢旁边有人,美国性爱迅雷网址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