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睡觉时在床上睡醒在沙发,银行行长来我家日_银行女职员张洁

作者:admin 2020-03-26 12:16:40 我要评论

    似乎想将其看穿的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皇宫内院的宝物何其多,不知你想要哪一件?”

    心中慢慢打鼓的壁垣仙子瞬间捏紧身侧垂下的双手,按耐住心中愈来愈多的恐慌,在脸上慢慢荡开一抹微笑说道:“来日方长,墨书太子!”

    说罢,就捏个仙诀瞬间消失。而留在原地的墨书太子却是紧紧皱眉沉思,只因为他在那双眼睛里又看到了昨日的面孔,那熟悉的面孔分明就是五万年前已经身死魂灭的魔族王后,也是自己曾经唯一深爱的女子——绿桃。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壁垣仙子跟绿桃能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佛祖一直在欺骗自己,绿桃根本没有死,或者是魂魄还没有消失?而壁垣仙子为什么要问自己索要宝物,他可不会笨到真的相信一个佛祖门下的弟子为了几样奇珍异宝就会背叛师门、出卖自己、委身玉帝!

    壁垣仙子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毁灭自己,但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自己一定要查个清楚,这件事一定没那么简单!

    就在墨书太子和壁垣仙子斗智斗勇的时候,早就返回的烟灿仙子和棉梓仙子却也莫名其妙的大吵一架。

    啧啧,这女人吵架就是没有男人有风度,瞧瞧那说出口的话,真是什么难听说什么啊!

    原来,在佛祖大人离去之后,一旁径自享乐的烟灿仙子看着一旁苦大仇深的棉梓仙子一副暗自伤心的样子,就好言劝慰道:

    “今个可没什么美貌的仙子缠着墨书太子,你怎么也这般闷闷不乐的?倘若几万年来都这样,那岂不是闷死了?”

    棉梓仙子皱眉回神的看着烟灿仙子已经喝的醉醺醺的脸颊,本不想搭理烟灿仙子的醉话,可是却听见潭渊尊者对自己的暗声传语说道:

    “还请棉梓仙子带着烟灿仙子一起走,我会带着钧钥尊者一起走的!”

    闻言,棉梓仙子朝潭渊尊者处看去,只见潭渊尊者隔空对自己做个拱手的礼节,复又指指自己身侧同样醉酒的钧钥尊者。

    棉梓仙子想着这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让佛门弟子们都各个喝醉酒吧,随即对潭渊尊者点点头表示同意,而已经消失很久未曾出现的壁垣仙子则被大家遗忘脑后了。

    于是剩下的四位,一搀一扶的离开宴会返回自己的地盘。本就醉酒的脑子加上路上的颠簸,烟灿仙子已经趴在棉梓仙子身上睡着了。

    棉梓仙子只好带着烟灿仙子先返回自己的房间睡下,本来这是一场姐妹情深、友好互助的戏码,可是这一觉睡醒却又是另一场误会,随着误会的加深那可是愈演愈烈呀!

    酒醉之后的烟灿仙子一觉醒来,还不知道昨日已过今日伊始呢,就发现自己身旁竟然是棉梓仙子正在打坐,翻个身子就开口说道:

    “你在我的房间里做什么?”看着烟灿仙子已经醒来的棉梓仙子没好气的说道:

    “这是我的房间,你该回了!”

    随即又闭眼修炼,不理一脸懵圈的烟灿仙子。

    这是烟灿仙子才完全清醒过来,她知道棉梓仙子可是从来不开玩笑更不会说谎的!于是才瞪着眼打量四周后发现这里果然不是自己的房间,于是更加奇怪的问道:

    “我怎么会在你房间,你把我弄到你的房间来干嘛?”

    本就被墨书太子的事情烦恼了一整天的棉梓仙子愈发没好气的皱眉说道:

    “谁让你自己不顾脸面喝的烂醉如泥,潭渊尊者让我送你回来的,现在你既然醒了就离我远点!”

    听着棉梓仙子的话,烟灿仙子一脸不快的说道:“我何曾喝的烂醉如泥了,你可不要浑说!只怕是你自己不想看墨书太子和别的仙子调情罢了!”

    “你!”话音刚落,棉梓仙子就气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烟灿仙子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你当我不知道你私下里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用不着你来挖苦我,等哪一天自己被玩弄的哭鼻子闹笑话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少在那胡说八道了,我可没有像你一样心心念念的想着墨书太子,巴不得自己赶紧爬上人家的床呢!可惜呀……”

    烟灿仙子的话还未说完,“啪!”的一声,棉梓仙子的巴掌就招呼了上去,啧啧,瞧瞧这生气的范儿,连法术仙诀都抛开了。

    直接上手的动作硬生生的将烟灿仙子定住几秒,烟灿仙子回神似得摸着自己已经红肿的脸颊,一股子怒火从体内喷出,指尖顿时发出几股火苗不管不顾的朝棉梓仙子身上招呼着。

    可是棉梓仙子也不甘示弱的就法术回击,然而虽然棉梓仙子的灵力要比烟灿仙子高两个阶级,可是棉梓仙子是属木系的,而烟灿仙子是属火系的。

    这火克木,所以无论棉梓仙子使出多大的灵力用幻化出来的巨大树木抵挡烟灿仙子的进攻,可是最后都被烟灿仙子的火球焚烧的一干二净了。

    眼见着烟灿仙子越来越得势的局面,棉梓仙子继续使出灵力幻化出无数棵树木将烟灿仙子团团围住,虽然烟灿仙子有火球的攻击。

    但也抵挡不住快速生长变大变壮的一片树林,看着将自己包围其中的树木不断的靠近自己,倘若自己再继续燃烧树木,那么这些树木上的火也很会烧到自己,随即烟灿仙子气急败坏的大叫道:

    “棉梓你这个臭婆娘,面瘫怪,难怪墨书太子看不上你,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一点情调都不懂,还敢说自己爱慕墨书太子!”

    闻言,棉梓仙子本来打算放过烟灿仙子的想法顿时消失,愈发将灵力施到最大,而烟灿仙子为了阻挡棉梓仙子幻化出来的树木不断靠近自己,只好也拼着灵力不断的将火球发挥到最大,试图一次性将所有的树木都给毁灭了!

    殊不知,这厢两位仙子打的正欢,从外面刚刚回来的玄幻上神正好赶上好时机,本来就心痒手痒的想找人打架的玄幻上神问着打架的味道一溜烟就往事发地跑去。

    原来,就在佛祖率领其它弟子出门参加墨书太子的聚会之时,玄幻上神却被留下来看家,不过这当然是美名其曰的说法了。

    实际上佛祖是为了让玄幻上神留下来查看一下其它仙子和尊者的住处有没有被魔族侵入的迹象,在佛祖开始怀疑壁垣仙子之后,就已经加强了边界甚至各处出入口的防范。

    而这次宴会又正好提供了一个机会,这也正是佛祖让所有弟子,包括莲神和仙玉在内都去参加的真正原因,倒也不是要怀疑谁,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不过佛祖大人当然不会这么跟玄幻上神说,只不过是变个说法而已。

    那日佛祖看着墨书太子离开自己的大殿之后,就给玄幻上神传信诏他前来。

    隔了许久后的玄幻上神才半睡半醒的摇晃着身子走进来,长手长脚一伸的仰躺在一旁的座椅上说道:“佛祖老儿,找本尊来有何贵干呀?”

    对于玄幻上神这种没大没小不分尊卑的语气佛祖已经习惯了五万年了,自然不会跟他计较的说道:“本尊有一样宝物遗失了,希望玄幻上神能替本尊找寻一番!”

    此话一出,玄幻上神顿时来了精神的坐起身子望向佛祖说道:“什么宝物,你老人家的东西都敢偷,胆子也忒大吧!”

    说罢,那用一副“你就诓我吧!”的眼神扫向佛祖。

    面对玄幻上神的怀疑,佛祖也不恼的接着微笑说道:“也不是偷,只是遗失而已,是一件以前魔族进贡上来的宝物而已,倘若你找到了那就归你了!”

    “真的?”闻言,玄幻上神有些心动的看着佛祖问道。

    “自然当真,只是玄幻上神还请保密,否则……”不等佛祖的话说完,玄幻上神就打断道:“我懂我懂,左不过是说您老人家偏心嘛!嘿嘿!”

    看着玄幻上神满心欢喜的样子,佛祖满意的接着说道:“本尊提醒你一下,明日本尊会和其它的弟子一起参加墨书太子的寿辰宴会,你可以借此机会查看四处,尤其是各处的房间,那可是最容易藏东西的地方,每个角落都用现形术和解咒术施行一番,务必要仔细检查!”

    闻言,玄幻上神似有所悟的摸摸下巴说道:“本尊怎么觉得怪怪的,这魔族进贡上来的宝物怎么会遗失呢?”

    佛祖了然的看一眼玄幻上神说道:“无论怎样,你只要找到就归你,别的就不必多问了!”“哼!”

    看着佛祖什么都不愿意多说的样子,玄幻上神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搞得本尊是贪得无厌之人一样!”

    “哦,既然玄幻上神不愿意,那本尊让莲神去吧!”

    “别别别!”佛祖大人的话音刚落,就被玄幻上神阻止道:“别呀,佛祖老儿您难得偏向我一次,我才不会错失良机呢!”

    说罢,眼珠子一转舔笑着说道:“嘿嘿,除了我没谁知道了吧?”

    玄幻上神看着佛祖闭眼微笑摇头的样子,随即抿抿嘴角接着问一句:“莲神也不知道?”

    佛祖这才有些不耐烦的说:“玄幻上神若想要莲神知道,大可以自己去说!”说罢,就闭眼不语的打坐着。

    玄幻上神看一眼佛祖不愿再搭理自己的样子,嘟囔一

句:“我傻呀!我才不会说呢!”

    随后,就一摇一晃,哼着小曲,心情甚好的走了出去。但玄幻上神的身影消失,佛祖才睁眼慈悲一笑的放下心来。

    毕竟能和墨书太子、莲神比肩的就只有玄幻上神了,对于玄幻上神的灵力法术,佛祖还是相当放心的,那么一切都计划好了,只等着明日一走,玄幻上神就开始了他的“寻宝之计”。

    然而当然不会有什么真的宝物了,只要玄幻上神找不出宝物那就一切太平,那么玄幻上神也会来找自己大闹一场,到时候再行安慰也无妨。

    若是真的找到什么宝物,以玄幻上神的性格也不会藏私,肯定会得瑟的四处宣扬,届时再进行深入公开的调查即可。

    早就将一切安排完美的佛祖浅颜微笑的静等佳音。

    再说这厢溜达回来的玄幻上神看见正在打架的烟灿仙子和棉梓仙子,兴奋手舞足蹈的就要参加。

    本以为这场打架还是佛祖大人所说的什么“切磋”的玄幻上神,堪堪躲过烟灿仙子的一个不长眼的火球,捂着脑袋看着两位仙子这绝不手软的招数,难得的思考道:“这两个仙子是玩真的呢!”

    还不等玄幻上神回神,棉梓仙子的一根同样不长眼的旋转大树也朝玄幻上神的头上招呼来!

    “喂!”玄幻上神赶紧捏个仙诀躲过这意外的攻击后大喊道:“你们两个小心点,别伤及无辜呀!”

    说罢,还不忘八卦的问一句:“你们俩个是为哪家的公子哥吃醋呢?”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直接将已经快要熄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只见烟灿仙子猛的停手对玄幻上神说道:

    “少浑说,你才吃醋呢!”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巨大的火球就飞到玄幻上神的脸上,玄幻上神刚要侧身躲开,就被另一旁飞来的大树当去退路,耳边只听到棉梓仙子同样气愤不已的声音:

    “玄幻上神还是自己多吃点醋吧!”

    于是,瞬间改变的场面就变成了棉梓仙子和烟灿仙子合力来攻打玄幻上神了,这下玄幻上神不得不左右开工,并且还不忘耍着嘴上功夫说道:

    “你们两个仙子真是不要脸,在外面受了男人的气,竟然跟自己家的男人打架,气死本尊了!本尊今个非灭了你们俩不可!”

    于是这混战的场面就随之形成了。原本打的差不多没什么新鲜劲的棉梓仙子和烟灿仙子看着玄幻上神的出击,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一个同仇敌忾的眼神。

    一个使出火球灵力,一个使出树木灵力,于是这着火的树木硬生生的破解了玄幻上神的雪松迷阵,玄幻上神气不过的再行施咒,将自己的千年雪松召唤出来。

    <!-- chuanshi:21885843:406:2019-03-07 12:02:42 -->
相关文章
  • 睡觉时在床上睡醒在沙发,银行行长来我家日_银行女职员张洁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闺女你的奶真好吃,人善被欺的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