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王总用力干骚货

作者:admin 2020-03-09 12:02:21 我要评论

    “没错。”

    “那许队医……许队医……”

    “猜得没错,就是他干的!”

    窦老急得站不稳,坐了下去,羽恒非常卖乖地将他接住,让他慢慢坐在了凳子上,“窦老别急,不是还有我们嘛!”

    那亲昵的称呼顿时让窦老倍感亲切,他感动地赞道:“好,好孩子”

    慕心妍淡淡看了看这个男人卖乖的样子,还真是孝顺,于是开始跟他打起了配合,“窦老您别急,刘俊烊和韦嘉佳都是一伙的,说不定他们就在附近。找许队医的事就交给咱们吧。”

    “哦……好……好,刚才的混乱说不定是他们所为。”窦老总算想明白了,对慕心妍一行人更信任了。

    在搜山队里,慕心妍他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对于他们的要求,搜山队都是竭尽全力满足。临走时,窦老还嘱咐他们,实在找不到别勉强,安全最重要,他们回去准备搜剿刘俊烊和韦嘉佳。

    这一消息对慕心妍而言无非好消息,但为了确保张晋的安全,他们双方都要秘密进行。

    一切安排妥当,他们踏上了去东山的路,羽恒分析,被抓的人不在那个山洞,一定会在东山的其他山洞里,他们要在搜剿的军队进来之前救出那些人。

    他们再次回到出东山的路,可走着走着,慕心妍傻眼了——那条路没了。

    原本狭小的路突然被树林覆盖,像从来没有路的样子。

    “怎么没了?”

    “走错了?”张大河也不可思议。

    “羽恒可不会记错。”慕心妍对羽恒十分有信心。

    羽恒紧皱着眉头小心来到了树林前,发现这些树都是真的。

    “应该是这里,可也不是虚幻的。”

    “那咱们怎么出来的?难道有机关?”想着入山的情景,慕心妍怀疑这里一定有机关,可她却纳闷了——难不成韦嘉佳故意放他们出来?

    她可没这么好。

    她又把自己否定了。

    “肯定是刘俊烊回去之后把进东山的路都堵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做?”郭子燕提醒道。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羽恒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方向没错就能进去。”

    这条路被关上,刘俊烊也许在另外一条路上设置了陷阱将他们引去,所以羽恒打算不上当,从这里开一条路进去。

    “好,走!”

    慕心妍想也不想,大步进了树林,虽然树林的路不好走,但眼看离东山越来越近,她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居然不是虚幻的,害得我走哪里都要记路,这下白记了。”张大河一边走,一边抱怨,手脚并用着十分吃力。

    慕心妍吃力地在高高的草丛中一步步前进,笑道:“只要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我就开心。”

    “也是,但你说这里他们会不会设置陷阱?”

    “不会吧,这里这么难走,再设置陷阱害谁去?”慕心妍毫不在意。

    “你呗”

    “啊!”慕心妍脚下突然一空,掉了下去。

    “凝霜!”

    羽恒眼疾手快,冲过去一把拉住了慕心妍的手臂。慕心妍只感觉脚下空空的,还没有到底。

    “怎么会有洞……啊!”当她侧过头看脚下,吓得头皮一紧、浑身僵硬。

    脚下散落着枯草树枝,但枯草树枝中露出密密麻麻的尖竹筒,那冒着寒气的竹尖锋利无比,任谁掉下去都会变成马蜂窝。

    “快……快拉我上去”她的喉咙也冒起了凉气,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活命。

    羽恒一使劲,让她脱离险境,她紧张得口齿变得不利索,哀怨地盯住了张大河,“你这嘴怎么这么乌鸦?”

    张大河也吓得脸色惨白,见慕心妍安全了才放下心来,“我……我……我怎么知道……不就随口一说嘛……”

    以为这条路没有危险,谁知刘俊烊还是留了“惊喜”。慕心妍郁闷地跟在了张大河身后,让这个人来“身先士卒”。

    “咱们也有羽恒的身手就好了,可以从树上走,这样安全。”张大河一阵紧张,身子很僵硬。

    “又不是猴!”慕心妍骂道。

    “你骂谁猴?”羽恒从树上跳了下来,满脸寒气,他走树上不就是为这群人找路吗?这个女人竟然说自己是猴!

    慕心妍一阵紧张,努力挤起了乖巧的笑,“他。”

    张大河白了她一眼,心里骂着重色轻友,可就在这时,树上突然传出咔咔的声响,紧接着一只大鸟掉在了地上。

    那只大鸟浑身血淋淋,身体轻轻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怎么回事?”

    慕心妍心里还想着是谁请吃肉,但那鸟死的样子太惨,手段太残忍。

    “树上有机关。”羽恒脸色惨白,两眼木然,如果不是跳下来跟这个女人较真,躺在地上的说不定是自己。

    慕心妍一阵后怕,对这片无尽的树林更恐惧,而且她发现,他们现在没有退路。

    “大河,带路!”郭子燕警觉地看向四周,眼中充满了恐惧。

    张大河无奈地瘪了瘪嘴,继续往前走,“瞧瞧,你们就这么需要我?”

    “作为一个男人不被需要,你就该好好检讨了。”郭子燕使劲推了他一把,想借着他上上签的运气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张大河小心地在前面带路,看着茂密的草丛心里一阵玄乎,前面究竟还有多少个陷阱。

    “别紧张,你随意点!”郭子燕紧张得不行。

    想着进东山的时候,这个男人一通乱走都没事,也许想没事,就得随心。

    张大河白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怨气,“随意?这种情况下你还能随意?”

    “相信你自己。”郭子燕狠狠抿了抿嘴,心里也捉摸不定。

    “行。这样?这样?”张大河其实神经紧绷到了极致,现在大家都神情凝重他也打算豁出去了。。

    他一扭一扭地走在树林里,不但速度快了,而且还没有陷阱。

    “没陷阱了?”慕心妍一阵欣喜,看着越扭越开心的张大河,她也放下了心。

    “看来是没了,哎哟,我这运气诶回家买彩票去!啊”

    就在张大河得意洋洋的时候,他突然消失在草丛里,紧接着传来急促的呼救声,“救命,救命!”

    慕心妍一阵心急,这个男人怎么也掉陷阱里去了?

    “别急,别急,抓紧、抓紧!”

    当她跑了过去,头皮一阵发麻,紧张地大叫起来,“快上来,下面全是蛇!”

    大大的坑里,除了锋利的竹筒,最让人头皮发麻的就是那吐着蛇信的黑皮蛇。黑亮的蛇皮泛着死亡的气息,那尖尖的头犹如死神的警告,寻着张大河的身影慢慢移了过去。

    张大河紧紧抓住旁边的杂草,两腿不停挣扎,但这个陷阱像个壶一样,口小里面大,脚根本无法接触到石壁。

    羽恒也被吓得不轻,和刘小玉一起将他拖了上来,可是非常不幸的,一条蛇像会飞一样,冲到他的腿上狠狠就是一口。

    “啊!”

    完了!

    慕心妍头脑一片空白,这蛇的毒性可不简单,张大河死定了。

    “快拉上来,我带了血清。”刘小玉很快从药箱里找出了血清,那支注射器像准备好了似的,就在张大河拉上来这一刹那就扎了下去。

    “哎哟有救吗?”张大河两眼翻白,一阵眩晕。

    “应该可以。”刘小玉又将他腿上的毒血挤了出来。

    慕心妍见张大河晕乎乎的模样,吓得脸色惨白,“大河,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死不了。”张大河神志清醒,除了头晕。

    “刘医生,你这反应够快。”慕心妍对刘小玉的反应速度非常服气,从被咬到打针,不到两分钟。

    刘小玉后怕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还不是这个小子提醒,不然我还真没准备这么充分。”

    出发前,张大河提醒刘小玉,山里蛇虫鼠蚁太多,得把药准备齐。刘小玉想着如果真遇上毒蛇,带了血清也许还没来得及打人就死了,于是将注射器也准备好,一旦出现被蛇咬,可以立即施针。

    慕心妍一阵佩服,笑道:“大河,你这上上签的运气真不错,一定要保持。”

    张大河虚弱得一阵哀怨,“这是上上签吗?这叫运气好吗?”

    “至少对咱们来说,是!”郭子燕大笑了起来,刚才的紧张也荡然无存。

    一个小时后,张大河的毒被解了,看着那巨盆似的陷阱,慕心妍一阵焦虑,前方还有什么样的陷阱?

    “别紧张,也许没了呢。”羽恒抱着侥幸,只要小心,一定没有问题。

    他们终于走出了树林,慕心妍感叹老天爷对自己不错,至少没有遇到张大河那种陷阱,但此时天色不早,他们要找地方栖身。

    “去那里!”

    羽恒指向了山边的一个山洞,那个山洞是山体凹进去的一块,被一片野草掩盖,不容易被发现。

    而这个山洞大小也正好,五个人,刚刚好。

    “这位置不错。”慕心妍很满意。轻轻拨开草丛,就可以看到上山的路,有个风吹草动,他们都能看个一清二楚。

    天色越来越暗,慕心妍静静地躺在羽恒怀里,竖起了耳朵。洞外除了风吹树枝的沙沙声,没了其它声响。

    “韦霸天的人不在这里活动?”

    “这是进出山的必经之路,肯定有他们的身影。”不管今晚有没有人路过,羽恒都会等到第二天天亮行动,毕竟这里很危险,而且还不知道被抓的那些人的具体方位。

    听着风声,慕心妍渐渐谁去,可就在这时,她隐约听见了说话声。

    声音是从山上传下来的,这个时候会有人,难道是韦霸天的人?

    她正激动地要起身,却被羽恒一把拦住,示意她不要动,只需要小心听。

    “哎哟,这日子不能过了,像老鼠一样!”

    “小点声,找死啊!被老板听见你就只能下辈子见了。”

    两个人懒洋洋的慢慢走了过来,有气无力。

    另一个人怨道:“唉惹上丞相府的人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老板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出关,那几个囚犯还要带着他们到处躲避,现在指不定人什么时候就会搜到这里。”

    “放心吧,不是还有刘大公子吗?他会应付。”

    “可他带个医生回来干嘛?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也不照顾下咱们的难处,因为那个老夏跑了,李严都死了。”

    “那是他活该,谁让他这么笨,也好在把老夏抓回来了,不然咱们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

    周围恢复了平静,山洞里却扬起了紧张的气息,那两个人是从山上下来的,难不成山上有惊喜?

    “去山上?”慕心妍激动地睡意全无。

    “嗯。”

    那两个人也许是换班的,这个时候去应该正好。

    羽恒让刘小玉和张大河留在山洞,他带着慕心妍和郭子燕慢慢向山上走去。

    山上的路朦朦胧胧,黑黑的山路一直蔓延进黑暗里,好在这条路地势平坦,让他们顺利走进了一条峡谷里。

    这里的路狭窄而曲折,但慕心妍发现不远处的两座山体间隐约亮着光,她拉了拉羽恒,小声问道:“难不成关在那里?”

    羽恒半眯了寒眼,扬起了兴奋,“不管有没有,但那里一定有惊喜。”

    “如果是韦霸天怎么办?”郭子燕很谨慎,韦霸天目前在闭关,那荒凉的山洞是首选,如果正好是那个山洞,岂不是闯进了虎口?

    羽恒矛盾地皱起了眉,但脸色却越来越苍白,显得十分恐怖。

    “怎么了?”慕心妍十分诧异。

    “他在闭关?”

    “嗯。”

    “一堆破布闭关做什么?”

    慕心妍眨了眨眼,听不懂羽恒什么意思,可见到山顶上的那轮弯月,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要回大宁国?”

    “嗯,用真身练。”

    韦霸天的躯壳受了严重的伤,之前练习的白费了。还有几天就是满月,如果他回大宁国练习将事半功倍。他将自己关了起来,一定是将《长生诀》背下来,回到大宁国,他就会无所畏惧。

    现在大宁国的情况怎么样了?皇后和丞相府有没有找到韦霸天的下落?

    慕心妍一阵后怕,难怪韦霸天不主动攻击,原来是想躲起来练好《长生诀》之后再从长计议。无论他在哪里练成,都不是好事。

    “那咱们该怎么办?”

    “想办法断掉他的后路。”

    目前在这里能做的就是救出被抓的人再由出面将韦霸天一举歼灭。这次进山意义重大。

    仔细一算,还有

六天,六天之内将韦霸天铲除,时间实在紧迫。慕心妍一阵紧张,没到重大的事情总显得措手不及。
相关文章
  • 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王总用力干骚货

  • 出轨女人真正想回头的表现,女友故事杂记倪慧臻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爱妃朕要被你夹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