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殴打致孕妇流产咋定罪,慢阻肺吸入剂60次

作者:admin 2020-01-15 12:27:35 我要评论

    

他收回手,让她出去了。

唐槐从他身边走过,留给他一丝淡淡的清香。

鼻息间,全是她的味道。

景煊侧过身子,微微皱眉,复杂地看着她背影……

唐槐没有洗头发,她就随便洗了个澡,大概花了十分钟。

她从卫生间回来时,景煊还在。

这厮

悠哉悠哉的,靠着梳妆椅坐着。

那修长的长腿,交叠着,搭在床上。

唐槐挑眉,问:“你睡这?”

她想睡这,不想睡曾经跟他睡过的卧室。

那间卧室,有他的气息,枕头,有他的味道,她怕躺在床上,会失眠。

唐槐心身疲倦了这么多天,想好好休息。

这个男人,反正没有了记忆,他睡哪里都是睡,干嘛要待在这间房间不走?

景煊摇着腿,那模样,真的很欠揍的吊儿郎当:“我们是夫妻,你在哪睡,我就在哪睡。”

唐槐有些懊恼:“你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

景煊目光酽酽地看着她:“我怎么为难你了?”

“你不就是想睡我吗?”唐槐苦笑,她直接躺上床,神情淡然无比:“来吧。”

景煊收回腿,坐直身子,脸色微微一沉,精致的脸庞,覆盖一层冷意。

他看着一副“豁出去”又“绝望”的唐槐:“我只是想跟你躺在一张床上,都不行?”

唐槐闭上眼睛:“行。”

她的脸色,一片冷然,没有一丝期待。

景煊看得出来,她在拒绝他,可又无法抗拒他。

好像,他是禽兽一样……

这种感觉,让景煊很不爽。

景煊坐在那里,眸里酝酿着如雾一样的光芒。

幽深得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他的目光,就这样,静静地锁在她的脸上。

她没有睁开眼睛,他也没有出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景煊起身。

不知道她是不是睡着了,他临走前,覆身,把薄被拉过来,给她盖上

回到卧室,景煊走到衣柜前,看着里面的男士服装。

有一个收纳木箱,很精巧,放在衣柜里。

收纳木箱里,放着她和他的贴身衣服,景煊把收纳箱拖出来看了一下,然后推了进去。

他们平时穿的衣服,被叠放的整整齐齐,衣服里,有他的味道,也有她的味道。

在没进来前,他也注意到了客厅的情况。

鞋柜里,有他穿的鞋子,也有她穿的鞋子。

在电视柜里,酒柜里,都摆着相框。

相框里,有他,也有她。

有的是她紧紧依偎在他怀里,小鸟依人,笑得又幸福又甜美。

有的是他抱着紫涵,她抱着圆圆拍的。还有是亦君一岁时,他们抱着亦君拍的。

卧室里的床头,挂着一个框边镶金的相框。

是真的黄金相框!

这是一幅,他穿着合身的军装,威严地看着镜头。

而她穿着白色婚纱,手捧着玫瑰,殷勤地送给他。

景煊走到床前,看着这张照片。

他正脸对着镜头,而她迷恋看着他,给他送花,是侧脸对着镜头。

可是他能够从她眼里,看到了满满的爱。

他虽然紧抿着性感的薄唇,一手轻按着腰间的皮带。

表情看去威严冷傲,但他深邃漆黑的眸光,还有眉宇间,是带笑的。

景煊看着相片中的女人,唇红齿白,笑容灿烂甜美,如花一样漂亮。

她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白色抹胸的婚纱,穿在她身上,比仙女还要漂亮。

景煊看着她,一边回想着,这是他们结婚时拍的吗?

可对于他们的结婚,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有她身上的味道,他觉得很好闻,可是却感到很陌生

床头柜上,也放着相框。

跟床头墙壁上方挂着的照片服装是一样的。

只是这一张,是他搂着她的腰身,他们的身躯,紧紧贴在一起,他吻她的额头拍下的。

对着镜头的小手,轻轻抵在他胸膛,另一只手,轻轻勾着他的脖颈

都是侧脸,但他们脸上,都挂满着满满的幸福和爱。

景煊不难从照片看中,他看她的眼神,满满的宠溺。她看他的眼神,满满的爱意。

景煊伸手,把照片拿起来,目光在两人的脸上回转。

看着看着,他扬唇轻笑,他被他们的爱,感染了。

欣赏着这张照片很久,景煊在床上坐下。

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豁然躺着两个笔记本。

他随手拿起上面那本翻开一看,刚硬龙飞凤舞的字体,彰显着个性。

他看着内容,是他写的日记。

每篇日记都简单地记载着:

这一生很满足,有唐槐陪在他身边的内容。

有一篇,还写着,这一生很幸福,把上一辈的遗憾都弥补了。

看到这一篇日记,景煊有些愣神。

他抬眸,思绪有些飘远……

他想起,在医院里,她提高,他们前世的事。

他凶她,说她胡说,当时,她眼里掠过一抹失落和酸涩

景煊紧蹙眉头,真如她所说,他们有着上辈子的记忆?

现在的景煊,觉得这种事情,太荒唐了,很不科学!

她把这个日记合上,拿起另一本。

这一本上面,密密麻麻很清秀的字。

也是日记,但她的日记,不像他的日记那样,只记载着她的事。

她的日记,记着一些重要的事宜。

最近都是记一些,她给病人手术的心得。

景煊很认真地看着她的日记,从日记里,去了解她……

看完日记后,把它放回原位。

他们的日记,彼此可以看,说明,他们彼此坦白,没有隐藏的。

再拉开别的抽屉,里面放着的,不是他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

由这间屋子能够看出来,这是他们幸福的空间。

唐丽,谷佳佳她们找唐槐时,都是在一楼聚的。

这里,到处都充满着他们的味道。

景煊躺在床上,枕头很香很香,满满都是她的味道。

这一夜,他闻着夹着她味道的空气,失眠了……

一直睁眼到天亮,窗外亮起了鱼肚白,他就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动静。

他鲤鱼般地坐起来,下床,出了卧室。

卧室的门一打开,就见到唐槐从卫生间出来。

他问:“起这么早?”

相关文章
  • 殴打致孕妇流产咋定罪,慢阻肺吸入剂60次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